动作游戏网,古城,建筑工程,穴位,芭蕾舞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乡镇公务员后悔,如果有一次可以后悔的机会,你最后悔的是哪件事情?

时间:

我当然想后悔房子几万就能买一套时,没多买几套几十套,但是没用的,你把我弄回那个年代,我还是凑不齐够买一套房的几万块钱。按我小时候的德性,你把我弄回猴票才买八分钱的年代,我估计自己口袋里八分钱也掏不出来,就是这么任性!要说后悔,我对自己前面一路走来,还真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地方。

好吧好吧,题目要说后悔,那我就说一个吧;有那么一个漂亮姑娘,我当时误会她大我好多,把少年心里面的熊熊爱意给压了回去,连一个表白都没表示,后悔。这个是真的后悔,后来人家成家了,我们还保持联系,保持个时常问候,那么多年,发生了很多事情,如今又离得那么远,我确实后悔那时候干吗二兮兮那么在乎年纪,否则宁愿冒着失败的巨大风险,也要告诉她,我有多喜欢她,上天把她送到我身边,就说明上天是多么的宠爱我,然而我却没有珍惜那个机会。

如今当然我也可以告诉她,但早已没有少年纯真的我,说什么都辜负了那曾经的美丽,只有那个时候,那个地方,才可以说出什么话,都无怨无悔。如果那时我说了,就算给白眼翻回来,也不用以后跟舍友一起看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时,一起装着跟他们一样哈哈大笑,其实在朝肚子里咽眼泪,没咽进去的还跟他们说是笑出来的!

雨下个不停,我的心也有些潮湿。往事如雨滴般在眼前飘过。也许是闲暇,也许是空虚,也许是老了,无论是梦里,还是夜深人静时,儿时的家乡、儿时的姊妹总是在眼前转。多少欢乐,多少哀伤,挥之不去。

几十年前,家里很穷。只有过年才可以吃到几块糖。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,买了一盘子橘瓣糖放到了一个有锁头的箱子里,留到过年的时候吃。那一天,箱子没有锁,受甜味儿的诱惑,我看家里没有人,打开箱子就偷了一块糖放进嘴里含着,甜极了。有了第一次,我就一发不可收拾,只要有机会,我就会偷糖吃。临近过年了,母亲发现糖少了很多,然后就急了,嘟囔个不停。八九岁的我吓得浑身发抖。母亲没有察觉到我的异常,冲着二姐大骂说她偷吃了糖,二姐委屈不住地辩解,母亲不由分说批了啪啦就把二姐揍了一顿。二姐一边躲避一边哭泣,难过得不得了。我在旁边吓得一动不敢动,绷紧嘴不敢说话,心里难过极了,但是始终没有承认糖是我偷的。

这件事即使过去了几十年,我也没有和二姐谈起过。家里人也一直认为糖是二姐偷的。

早些年自己一直忙忙碌碌,无暇想起过去的琐事。现在闲了下来,每每闭上眼睛睡不着觉时,往事排山倒海般涌过来,当那些让我愉快的往事纷纷移出脑海时,我偷糖二姐背锅挨揍的事一次次出现在我眼前。每想一次,就自责一次,以至于泪流满面。责备自己为什么敢作不敢当,事后也没有跟二姐说说。后悔,相当的后悔。感觉对不起二姐,亏欠她。

二姐窝窝囊囊、柔柔弱弱,心眼儿不多但是人很善良。小时候她给我织毛衣、梳头、缝布口袋。我身体羸弱,挑食。她就想方设法让我多吃些,有时候还骗我说吃了什么就带我到哪里玩等。

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,结了婚离了婚又结了婚。其中的苦辣酸甜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她在故乡,我在异地。有时候她在电话里和我诉诉苦,我在这里哭她在那里哭。有时我给她邮寄过去东西,她都客气地说谢谢,让我瞬间感到了距离和隔阂。有些悲哀。当我听到她说她去社区唱歌了,还担任了独唱,我就由衷地高兴,释然。每次通话她都嘱咐我注意身体,她那流水一样孱孱弱弱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样亲切。以至于我又流泪了。

往事如烟,故乡的山水模模糊糊的。低矮的茅草房里发生的一切永远地过了。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当新月逐渐变圆时,心里空落落的,也许这就是乡愁吧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如果有一次可以后悔的机会,你最后悔的是哪件事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