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作游戏网,古城,建筑工程,穴位,芭蕾舞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我不杀岳飞岳飞必反,假如你是宋高宗,你是否也会处死岳飞?为什么? <#21---->

时间:

历史不容假设,但我们强行假设一下,假如你是赵构,你会杀岳飞吗?

没有人把自己定义为昏君,所以这道题是让大家抛开单纯的道义,思考一个问题:岳飞到底死得冤不冤?要弄清这个问题,首先必须回答:岳飞到底为什么被杀?

搜罗一下长期以来的争论,我把大家概括的岳飞之死的理由,整理为以下几个方面:

岳飞是主战派,而宋高宗是主和派,这两派矛盾尖锐,不可调和。在大政方针需要的前提下,主战派必须被清洗,所以顽固的主战派领袖岳飞必须死!

宋高宗赵构和秦桧是投降派,为了迎合金国人不惜杀害忠良,以换取个人私欲。宋高宗最大的心病就是怕迎回二帝,秦桧也不愿意岳飞成为自己飞黄腾达路途上的障碍,岳飞的主张,损害了他们俩的个人利益。

岳飞的个性存在缺陷,只知道军事作战,不懂政治需要,也不懂君臣相处之道。他为了理想和抱负,竟然不顾皇命,多次撂挑子、抗旨,杀身之祸是自找的,完全是岳飞个人与皇权的冲突造成。

现在针对以上三类情况做出判决:

如果是因为政治形势的需要:那么说明岳飞就是个不识大体的顽固派,如果他对议和没有破坏力尚有生路,如果破坏了议和,那么他就该死。

如果是忠奸对立的结果:这个毫无疑问,岳飞不该死,赵构和秦桧应该受到万世鞭挞!

如果是个人因素的促成:这个要看情节严重程度,岳飞该不该死两可。

以上我以中立的立场做出的分析,应该不会有太大争议,比较难判断岳飞是否该死。

以我个人的判断,即便因政治形势需要,岳飞也不该死,理由是他已经交出兵权,也就是说他已经屈从于形势需要,保留了自己的观点,并且也不可能对高宗的选择存在实质性的威胁。所以第一类情况下,我认为岳飞不该死。

第三类情况下,我依然认为岳飞不该死。理由是岳飞虽然常有触龙鳞,但他本性是“忠君”的,个性上不讨人喜欢,但应该看到他的一颗红心,以岳飞饱读诗书的经历及一贯作为,他断不会做出叛逆的行径。

所以,我认为,无论哪一种情况下,岳飞都不该死,如果我是高宗皇帝,我断然不会杀掉岳飞,不是为了个人名节,确实没有那个必要。

不过,实事求是的地讲,我觉得赵构对上述三个问题,也一定思考过,那么他为什么做出了骂名千载的决定了呢?这就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第四类情况,很容易被忽视,但我觉得这才是赵构一定要杀掉岳飞的重要原因。

岳飞跟其他几位中兴名将不一样,他出身于“民间武装”——河北招抚司。招抚司的名字很容易让人想起《水浒传》里的招安事件,实际上招抚司的任务就是收编各地民间武装,政府心目中的“村匪路霸”。

河北招抚司的职责就是奉旨招安金军沦陷区的自发的民间武装,由政府统一编制,组织抗金。那么岳飞加入了民间武装,成了村匪路霸了?还真冤枉他了,虽然他是通过招抚司入伍,是因为他的一位朋友跟招抚司的一把手张所熟识,推荐了他,由此岳飞走上了战神之路。这个看似偶然的好事,恰恰成了笼罩在岳飞身上的一段挥之不去的阴影,成为岳飞被害的身份因素!

北宋晚年,由于宋徽宗的腐败统治,国力迅速下滑,老百姓的生活瞬间跌入谷底,由此农民起义不断,严重动摇了大宋基业。宋高宗赵构亲眼目睹了民间武装的汹涌浪潮,也落下一块心病:村匪路霸是心腹大患!在他眼里,金国人的入侵相对于内忧只是癣疥之患。

这不是我胡说八道,乱扣帽子。赵构多次不顾金兵的威胁,或解散或拆解或杀戮这些被“招抚”的民间武装,更是多次对战斗中的民间武装背后插刀,完全不顾这些人是在为他的赵宋天下流血卖命!赵构对民间武装的仇视多么令人发指!

曾经从金人手中夺回开封,差点恢复北宋版图的一代贤臣宗泽,就是因为召集了百万之众的民间武装,终身得不到赵构信任,最终郁郁而终。宗泽一死,赵构立刻解散了这股强大的抗金武装。

招抚司给了岳飞一个施展的平台,也成了刻在他脸上的金印!可以说,赵构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岳飞,如果岳飞不是金国人的天敌,恐怕他早就丧命于赵构的暗箭了。曾经表现出来的些许倚重,更多的是赵构的无奈!此时的岳飞,在赵构眼中,就是一个填满了烈性炸药的火药桶,每一分战功无非是又添加了几束TNT!

岳飞遇害其实早在大宋立国之初早就埋下了种子。诞生于五代十国战乱年代的赵宋,对武将的兵权一直噤若寒蝉,因而宋朝一直沿用赵匡胤建立的以文官统领压制武将的政治结构,这个制度成为赵宋的牢不可破的基因。史学家认为这就是宋朝一直武备不彰的原因。

民间武装出生的岳飞一度掌握了全国三分之二的军队,岳家军的战力就是个神话,常常以数百人打得十万余众的金兀术满地找牙。这样的统帅简直就是金国人的噩梦,同时也是赵构的噩梦,这简直就是去了保险销的炸药啊!

赵构对武将的恐惧是有道理,不说祖宗的训示,一场突如其来的苗刘兵变,差点没要了他的命。最后以升级为太上皇为代价,才得以临时解除危机。请问,赵构凭什么信任武将,凭什么相信岳飞不会成为第二个逼宫政变的?

所以,从根子上说,害死岳飞的是他的身份,一个永远拨动着赵构脆弱灵魂的身份!换任何一个人,恐怕都不会因此杀害岳飞!

一位民族英雄,就在全体官民的漠视下,悲呼:天日昭昭,天日昭昭!含冤而亡。

此后的近千年中华历史,中国多次遭遇民族危亡。每当此时,早有人高呼:精忠报国、还我山河!与入侵者浴血奋战,不死不休!武穆精神成为争取民族独立与自由的精神动力,成为中华文化的精神内核之一。

倒下的是岳飞,却站起了一个永不磨灭的“武穆精神”,正是这个精神,使得我们这个民族越来越光芒四射。

岳飞地下有知,当含笑九泉!

1140年5月,金军背盟南下入侵中原,顺昌(今阜阳)告急。朝庭发诏要求岳飞军救援顺昌。但岳飞找理由推诿,在岳飞军到达顺昌时,顺昌保卫战已经在刘琦的率领下,胜利结束十几天了。顺昌保卫战的胜利,是宋金开战以来,宋军第一次面对金军主力,守城成功,彻底改变了宋金战争之初,金军所向披糜,宋军望风而逃的局面。但岳飞军在顺昌之战中,怠军稽期毫无建树。不过皇帝还是給岳飞发信说,卿等忠勇,朕甚嘉慰。皇帝的无奈可见一斑。顺昌之战结束,岳飞军本应回军襄阳,监军李若虚的任务也宣告结束。但岳飞却拒不撤军,皇帝在接到李若虚的报告后,遂任命岳飞为,河南河北招讨使兼营田大使,进军河南。其任务是收复河南河北故地,安置流民,恢复生产。任命李若虚为监军,随岳飞军进军河南。

1140年闰六月中下旬,岳飞军奉诏全面进军河南。自闰六月27日开始,到8月初岳飞到达杭州为止,大致50天时间里,由岳飞孙子岳珂录载在史的,皇帝赵构给岳飞写的亲笔手诏共11道,平均不到5天就有一道手诏。在当时的通信条件下,也算是比较密集的通信了。但11道手诏中,没有任何一道手诏要求或者提及要岳飞班师的,甚至其中的10道手诏,连班师或者与班师有关的字都没有,这是史学界公认的事实。其中闰6月27日的手诏,是皇帝根据得到的敌方情报,和俘虏的口供,提醒岳飞不要中了金军的诱敌深入诡计。这个手诏或就是诏不许深入的来源。

七月十二日,皇帝赵构根据岳飞的奏报,奖励王贵、张宪、徐庆三人每人金线战袍一领,金束带一条。并说方今正赖将佐竭力奋死,助卿报国,以济事功,理宜先有以旌赏之。以此鼓励岳飞等前方将士作战立功,絲毫沒有表现出要岳飞班师的意思。但是当岳飞收到这道手诏的时候,已经是班师的路上了。有些人不顾事实,凭空想象岳飞很可能在7月19日收到了一封皇帝要求岳飞班师的手诏,并推测皇帝的班师手诏应在7月10日前后发出。那么7月12日皇帝的手诏,却仍在鼓励岳飞等将士作战立功,并且只字不提要求岳飞班师,作何解释?

接下来7月20日前后,皇帝收到岳飞7月5日、8日的捷奏后给岳飞回信手诏,除了表扬岳飞忠勇之外,并告诉岳飞杨沂中、刘琦已从东线出击牵制金军,明确告诉岳飞,当审料事机,择利进退。根本就没有要求岳飞班师的意思。

7月22日,皇帝再一次看岳飞7月8日的捷奏,给岳飞写手诏,表扬之后,告诉岳飞,韩世忠、杨沂忠、刘琦等,都从东线出击,配合岳飞军京西作战。并夸奖岳飞料敌素无遗策,进退缓急之间,可随机审处。皇帝赵构的这些行为,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想要岳飞班师的意思。

7月18日岳飞给皇帝写信要求班师,皇帝收到岳飞的奏折后,给岳飞回信 : 得卿18日奏,言措置班师,机会诚为可惜。这是11道手诏中,唯一出现了班师两个字的手诏。由于岳珂说岳飞的奏斩遗失了,所以措置班师就出现了两个可能。一是岳飞按照皇帝的要求措置班师,二是岳飞依据当时的战场形事,乞令班师。但是接下来通篇都没有提及曾经要岳飞班师的事,并要求岳飞不要急于班师,要和东线宋军共进退,并告诉岳飞,已派杨沂中率军于25日出发,从东线出击。如果皇帝曾经要求岳飞班师,如果朝令夕改,必然要说明情况,班师毕竟不是小事。另外,皇帝要求岳飞少住近便得地利处,说明岳飞班师奏折中报告的战场形态并不乐观。如果岳飞报告的战场形态是大获全胜,金军已远逃,皇帝绝不会有这样的说法。并且之前的所有手诏中,都絲毫找不到皇帝要求岳飞班师的意思,所以岳飞按照皇帝的要求措置班师的可能,根本不存在,是岳飞依据战事乞令班师无疑。

紧接着皇帝又接到了岳飞已经开始班师的奏折,这是7月20日岳飞开始班师,给皇帝写的奏折。皇帝接到岳飞开始班师的奏折后,又一次给岳飞写手诏,劝岳飞且留京西,伺敌意向。并说韩世忠、杨沂中已从东线出击,韩世忠已在淮阳城下,絲毫没有提到曾经要求过让岳飞班师。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如果皇帝如果曾经要求过岳飞班师,此时必然需要说明了,更不用说十二道金牌的班师要求了。但皇帝的这次手诏中,连班师两个字都没有出现过。但是,岳飞收到这两封手诏的时候,早已经在班师的路上了。7月27日,岳飞自率二千军自顺昌渡过淮河到达庐州,此时顺昌仍在刘琦军手中。岳飞到达庐州给皇帝写了一个奏折,皇帝接到岳飞到达庐州的奏折后,给岳飞回信手诏,明确解释说,让韩世忠出兵淮阳,是因为让你留在京西,为牵制之势,现在你既然已经回到了庐州,就让韩世忠归楚去了。你就尽快来杭州吧,我挺想你的。这里说明赵构不糊涂,前面说过的话,要更改的话,不忘了给予解释。绝不会曾经要求岳飞班师,之后又要求岳飞不班师,而丝毫不做任何解释。

通过岳珂录载的这11道手诏,可以清楚地看到岳飞进军河南,自始至终的过程,根本不存在皇帝要求岳飞班师的问题,反而是皇帝根本就不同意岳飞班师,更不存在什么十二道金牌催岳飞班师的问题。秦桧自1138年开始做高宗朝宰相,监修国史,但却失传。而岳珂写的私家申冤状,却大行其道成了历史,成了宋史。足见岳珂为代表的文人,篡改历史的能量之大,篡改历史的手段之疯狂。在明明存在着岳珂自己录载的11道手诏的情况下,竟然明目张胆的颠倒黑白,把岳飞从河南撤军,说成是皇帝要议和投降,强令岳飞班师。并且通过小说写家和说书艺人的肆意编加,和广泛传播,致使以讹传讹,误导民众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假如你是宋高宗,你是否也会处死岳飞?为什么? <#21---->